进化论,创造论和文化战争

by on
Share:

韩肯著 《答案在创世记》的主席

一场文化战正在美国激烈地上演. 许多年来,它一度地升温,似乎要唤醒美国正在沉睡的教会.几十年来,当这个国家曾经遍布的基督教架构被撕得支离破碎之时,教会基本上还是在袖手旁观.

即便有许多虔诚的基督徒(和其他人)已经为遏止美国的道德衰败做了一些努力,并且在反对 “同性恋”婚姻,堕胎和其它社会问题上已付出数百万美金,但是从整体来看,美国社会中赞同基督徒世界观的人数日益变得越来越少了.

40年前谁会想21世纪的美国发生在下面的事情:

• 堕胎合法化

•“同性恋”婚姻受到接纳

• 基督降生图,十字架和十诫牌匾从公共场所被挪去

• 创造论,祈祷和圣经基本从公立学校消除

• 试图从美国的效忠宣誓中除掉神的名字以及终止美国总统就职仪式上的祈祷。

• 试图从圣诞节中除掉基督的名字,然后用“节日快乐”代替。

发生了什么?

只是在两个世代以前,大多数的美国人支持在公立学校中有祷告,阅读圣经和圣经教导。他们也支持在公共场所挂放基督降生图,十字架和十诫。同性恋婚姻和堕胎是非法的。那么什么发生了呢?为什么会有如此剧烈的改变呢?为什么前些代的道德立场被这一代越来越认为不合法了呢?是什么驱动了道德的滑坡呢/

勿庸置疑,美国是建立在以圣经为基础的基督教原则之上的。然而,今日在在非常显而易见的是,人们整体上不再像过去一样把圣经视为绝对的权威。

例如,民意测验专家乔治.巴纳(George Barna)发现在美国:“只有少数重生的成年人(44%)和小部分比例的重生青少年人(9%)肯定有绝对道德真理的存在。”1

请注意这件戏剧性的事情:肯定有绝对道德真理的“重生”青少年之比率正在下降。文化中一直发生的事情促成了这样的改变。那是什么事呢?

在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当乔治.布什被选连任的时候,同性恋婚姻问题已经在美国的许多州兴起了多年。因为大多数的基督徒和许多其它宗教的信徒相信婚姻是一对男女之间的事,同性恋婚姻的争议看来是导火线(the last straw)。当基督徒的道德观已经在文化中侵蚀的时候,在过去多年来一直旁观的人最后终于挺身站了起来。

媒体已经注意到什么?

在观察美国大选的过程中,世界各地的新闻报纸和电视报道说,布什总统再次当选的主要原因是大多数人投他的票是为了回应道德上的问题。

留心看以下的媒体报道:

《新西兰先驱报》说:“[美国]各处的选民发现他们自己第一次受到道德问题的引导。”2

《纽约时报》说:“…….保守的基督徒和‘价值观选民’赢得这次选举。”3

我的祖国澳大利亚的《悉尼先驱晨报》补充说:“[许多人]告诉出口处整理民意测验结果的人(exit poller)说,道德价值观是他们的最重要的优先选择。”4

许多其它的世界报刊也出现了类似的陈述。

英国《卫报》的评论着实对美国大选上发生的事情做了总结:“…….他们的国家是实际上是两个互相厌恶和惧怕的国家——虔诚的和世俗的美国。”5

这个特别的世俗新闻来源正在对许多人所谓的美国“文化战”做出评论------那些坚持基督徒道德观(例如,实际上在圣经中可以找得绝对真理)的人与坚持道德相对主义的人之间日益加深的裂痕。(例如,人人都有权利决定他的生活规则)。

创世记和文化战

虽然并不是所有坚持基督徒道德观的人都是基督徒,但是若没有绝对的权威,他们就不可能坚持这样的道德观。基督徒道德观是以基督信仰为基础的。基督信仰是以圣经为基础的,而圣经又是以创世记1-11章的历史为基础的。

例如,许多人可能以为,一对男女之间的婚姻对文化的“好处”是重要的。然而,即使人们可以就这种婚姻为什么是最好的提出自己的见解(即使它是以数据分析为基础的),若没有一个绝对的权威做基础,他们就不可能对正确的事情坚持到底。

我们要有效地坚持婚姻只是一对男女之间的事,惟一的方式就是:我们必须明白圣经实际上是我们创造主的话以及创世记中关于首个婚姻(亚当和夏娃)的历史记述是真确的。

几代之前的美国,大多数的人压倒性地接受婚姻是由一对男女所定义的信念。这种观点是普遍的,因为圣经被人们相信是绝对的权威。

然而,近几十年来,这几代的人所参加的是一个日益变得世俗(更确切地说是反基督教的)的公立教育系统。这个系统曾经渗透着基督教思想,然而在今天,基督教的神,祈祷,圣经研读和圣经创造论差不多统统都被从这个系统中剔除出去了。

现今这几代人(包括大多数从教会家庭来的学生)都在一个世俗(敌对神的)的宗教里受训练。6他们正在被灌输去相信宇宙-----其中所存在的万物-----都能在没有(without)神的情况下被解释。

学生们越来越被强化教导说:宇宙论,地质学,生物学,和人类学都是属于进化论。从本质上来说,这些学生被教育去反对(against)创始记中圣经历史的真理。

因为所有的圣经教义(直接或间接地)都可以在创世记1-11章的历史中找到----包括婚姻在内,所以这几代人越被训练不信起源的圣经记录,他们就越拒绝圣经中其它的真理

我们可以在文化战中看到世俗化的直接结果(主要是通过教育系统);这也反映在关于同性恋婚姻,堕胎等等越来越多的道德战役上。

简要地说:人们越相信进化论,而拒绝创世记1-11章为历史,他们就越会拒绝圣经中其它的部分是真理------包括基于那段历史的道德观。

事实上,许多世俗的新闻记者深谙此理。当他们报道2004年总统选举的时候,他们认识到许多相信圣经是神的话的人投票影响了这次大选。

令人好奇的是:许多世俗的记者把这场文化战和拒绝进化论联系到了一起。

进化论和道德观

事实上,在美国总统就职前后,许多新闻报道和社论视那些支持基督教道德观的人与相信创造论的人等同。例如,加里威尔斯(Garry Wills)是美国一位多产的美国历史作者和反对创造论者,当美国大选一结束,他就为纽约时报写了一个标题为“启蒙运动的光熄灭了”的访客专栏(2004年11月4日)。

在他的辩论中,威尔斯声称,布什总统的当选很大程度上是归因于那些神学上保守基督徒选民(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没有被“启蒙的”人)的广泛参与投票。悲痛的威尔斯引用了创造/进化论题作为基督徒团体“未启蒙”最主要的例证:“美国相信童女生子的人多于相信达尔文进化论。”7

当他攻击圣经信徒的时候,威尔斯继续宣称说,布什的胜利“可以称之为布赖恩对1925

Scopes trial的报复(在这次审讯中,威廉. 詹宁斯.布赖恩和其他的基要派攻击进化的概念不可信),从而主张把“进化论”与这次大选连接了一起。出于对当时(1925)那个决定(由许多福音派信徒所引导的)的幻想破灭,于是那些相信圣经的保守基督徒就不再直接参与政治了。

“然而,那次撤退显然改变了过去的选举年,”威尔斯观察道,“现在保守派基督徒怒吼着回到舞台参与了许多的法庭决定-----关于学校里的祈祷,堕胎,国旗保护和现在的同性恋婚姻”的时候。”

在二十多年来许多反基督教作者们疲倦的回忆中,威尔斯对“基要派的狂热(Fundamentalists zeal)”和“对世俗的愤慨,宗教容忍,对现代性的惧怕和恨恶……这些我们可以在穆斯林世界中,在阿卡德里,在撒达姆.候赛因的逊尼派忠诚教徒中看到”做了一个老掉牙的对比。真是难以置信!

这位据推测“已启蒙”的男人------一个在著作中鼓吹普遍宽容的人---却把这样的一群“犯罪”的人作为靶子,即那些拒绝人(易犯错误的人)的话语,而只选择接受神话语的权威和准确性的人。大多数“启蒙运动”之父也都接受圣经这本书是神的话语(或者至少可以说是尊重)------从创世记到启示录。

世界上其它许多的世俗记者也把美国的文化战视为创造论与进化论之间的对垒。

的确,世俗世界视创造/进化之争是极其重要的论题。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相信,世俗世界从许多的写作中了解到(比教会中的人更多),创世记/创造论和进化论之战是“文化”中最根本的论题。

许多美国人最终清醒地看到这样的事实:世俗人文主义者正在夺取美国文化的控制权。我相信这是那么多美国人在上一次大选中投票的原因:他们对道德问题的关心。

世俗的人文主义者现在震惊的是,人们正努力在这个国家重建实际上的基督徒道德观。

毕竟,他们意识到,若进化论被允许质疑的话,另一种选择(创造论)所主张的创造主就会拥有我们并且为我们设定规则。那些人文主义者心知肚明,这样就会人们接受圣经是真理大开方便之门!

教会在沉睡吗?

令人痛心的是,许多已清醒认识到世俗人文主义者要夺取文化控制权的人并不能真正理解这场战争真正的根基性。因为大多数基督徒领袖和教会中的许多信徒已经容让(例如,向进化论妥协)了进化的概念(自觉或不自觉地),他们实际上帮助了人文主义者去夺取文化的控制权,从而激起了这场文化战。

结果是,这些基督徒容让近几代人拒绝或重新解释创世记中的圣经历史,因而就为削弱圣经其它65卷书的权威大开方便之门。

在这一切情况发生的同时,创造事工,像‘答案在创世记’(Answers in Genesis),已经唤起教会和文化参与到创造论/进化论这个根基性的论题中去。

有些人开始在媒体上对基督徒/创造论者进行了恶毒的攻击,不过,这并不令人感到惊奇。

请思考从科学周刊《Science Weekly》(当然,教导我们孩子的公立学校老师是它的“目标读者”之一!)上所援引的下面一段话。早在今年1月23日的一个题为“创造论对心智健全(Creationism vs. sanity)”社论中说道:“……总会有一些人因为‘宗教’信念而相信地球像一个平底锅那么平坦,是几千年前形成的,躺在四个大象背上……”

“接受神的工作是借着科学启示的以及知道 ‘创造论是亵渎’的宗教信仰者需要走出来,进入这个竞技场让人们听到事实的真相……那些发现创造论者有伤害自己所教导的孩子之可能性的教师们也需要走出来,进入这个竞技场,打这场关乎智慧生命的战争……。”8

‘答案在创世记’(Answers in Genesis)事工和未来的‘创造博物馆’(位于辛辛那提市)会受到世俗世界的密切注视。对于大多数相信圣经中创造记录是按照字面解释的人来说,他们被视为世俗人文主义者(好!)的敌人------是“世俗的美国”的对抗者------因为他们攻击敌对神的基础------世界的进化论哲学。

是的------美国有一场文化上的战争!战争双方的裂口正在加深。对圣经根基的攻击是显而易见的!“世俗的”和“敬虔”的美国正在打一场夺取文化和人心的战争。

结论

将会有什么结果发生?美国能够再次回到曾浸透到文化之中的基督徒世界观吗?是的,她能,但是她必须回到神话语的权威中去……从创世记开始。

们 世俗化与它的道德相对论是与基督信仰及它的绝对道德相冲突的。在那些相信神话语的人与那些跟随人的看法的人之间有一场战争要打------基本上,它是一场创造论对进化论(以及“几百万年”的虚假历史)的战争。

如果那些为基督徒道德观争战的人不能够理解这场战争的真正本质,他们就没有希望打赢这场战争。他们只会看到曾经的基督教文化被继续侵蚀,直到他们明白要不妥协地高举圣经的权威-----从创世记中神的话语开始。

世俗世界本身了解这场战争------但是教会基本上还不了解。基督徒领袖们需要从这场战争呼唤中醒来,继而向进化论和几百万年的虚假根基进攻……宣讲世界的真正历史------它是基督徒道德观和耶稣基督福音的根基。

把这本小册子传递给你的牧师或其他教会领袖,以便他们也能看到圣经的权威------开始于创世记,从而直接地参与到这场文化战中。若需要更多其它的小册子,请打电话至(800)778-3390大量宝贵的信息。

欲了解‘答案在创世记(Answers in Genesis)’将来的创造博物馆的详情(了解如何成为这个国家支持圣经中心的发起人),欢迎登录我们的网站:www.CreationMuseum.org.

Footnotes

  1. Barna Research Online, “The Year’s Most Intriguing Findings, From Barna Research Studies,” December 12, 2000.
  2. David Usbone: “道德议题决定美国大选”,<<新西兰先驱报>>,2004年11月5日报道.
  3. Roland Watson, “The revolution starts now, declares the Right as it seeks its,” The Times, Nov. 5, 2004.
  4. “布什说: ‘我已经得到了本金(capital)并且我也会花掉它’”, 《悉尼先驱晨报》,2004年11月6日报道.
  5.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Guardian Limited, Nov. 5, 2004.
  6. “在这样的问题上没有中间立场”(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neutrality).圣经马太福音12:30说: “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
  7. Garry Wills, “The Day the Enlightenment Went Out,” New York Times, Nov. 4, 2004.
  8. The Editors, “Creationism vs. sanity,” Science Week, January 23, 2005.

Help Translate

Please help us provide more material in Chinese.

Help Translate

Visit our English website.